• 
    联系我们

   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服务热线

    网络集成:400-899-0899

    软件支持:400-8877-991

    咨询热线

    公司前台:0756-2119588

    售前咨询:0756-2133055

    公司地址

   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

    社会新闻
    当前位置 > 首页 > 社会新闻

    诺奖的四大启示之一:师徒同心,其利断金

    类别:社会新闻发布人:联迪发布时间:2019-10-12

    搭着“十一”长假的尾巴,诺贝尔奖的三大自然科学奖项——生理学或医学奖、物理学奖、化学奖一一揭晓。

    网络上关于这三大奖项的科普文章已铺天盖地。跳出三大奖项的科学贡献来看,今年的诺奖自然科学奖项或许能给中国科学界带来一些启示。

    启示一:师徒同心,其利断金

    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后,科学网博主郭晓强在博文中提到了“贝尔弥补效应”。

    1974年,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一半授予了脉冲星发现者安东尼·休伊什,但随即引发争议,因为诺贝尔奖委员会遗漏了女研究生贝尔,评奖委员会也因此受到“性别歧视”的质疑。这一风波让诺贝尔奖委员会开始逐渐重视学生在科研工作中的贡献。

    去年和今年,物理学奖已经连续两年出现师徒分享奖项的现象。去年,诺贝尔物理学奖三位得主中的两位——热拉尔·穆鲁和唐娜·斯特里克兰就是师生关系。斯特里克兰在穆鲁的指导下完成了诺奖成果:与啁啾脉冲放大相关的博士论文。今年,诺贝尔物理学奖又一次出现了师徒——米歇尔·麦耶和迪迪埃·奎洛兹共同分享诺奖的情况。

    郭晓强在博文中提出,按照学术惯例,诺贝尔奖主要颁发给导师,学生大多作为“背景墙”存在。实际上,师徒分享的情况时有发生,如200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由理查德·阿克塞尔和琳达·巴克分享;200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由伊丽莎白·布莱克本和卡罗尔·格雷德分享。

    这些年来,国内关于师生争端的新闻常见报端,诺奖中“师徒同心,其利断金”的美好结局或许可为国内重塑合作共赢、相互尊重的师生关系提供一些启示。

    启示二:

    反对“唯论文”≠“反论文”

    物理学奖三位得主中的两位——米歇尔·麦耶和迪迪埃·奎洛兹曾在2013年被科睿唯安授予“引文桂冠奖”。

    “引文桂冠奖”是众多“诺奖风向标”之一。至今,诺奖六大奖项得主共935位,其中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219位、物理学奖得主213位、化学奖得主184位,“引文桂冠奖”仅凭论文相关情况就预测出了52位诺奖得主。

    虽然论文被引情况与能否获得诺奖之间没有必然联系,但被引率多多少少能反映出论文成果的重要程度和影响力。

    近年来,我国大力推进科研评价体系改革,“唯论文”被列为亟待破除的“四唯”之首。不过,在科研工作中,反对“唯论文”不应走向“反论文”的极端,毕竟在基础科学领域,论文仍是科学共同体交流的重要平台。

    启示三:板凳虽冷,探索无涯

    去年,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阿瑟·阿什金以96岁的高龄打破了诺奖得主的最年长纪录。没想到,这个纪录只保持了一年。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约翰·B·古迪纳夫以97岁高龄刷新了这一纪录。

    古迪纳夫有句名言:“我们有些人就像是乌龟,走得慢,一路挣扎,到了而立之年还找不到出路。但乌龟知道,它必须走下去。”

    1986年,64岁的古迪纳夫离开工作了十年的牛津大学,进入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担任教授。就在大家都以为他是打算在这里安心养老的时候,古迪纳夫默默地研究起了磷酸铁锂材料,并在75岁那年因为研制出这个材料而震惊世界。

    从十年前起,古迪纳夫就一直是历年诺奖预测的热门人选,一连“陪跑”十年后,他最终在2019年10月的早晨被“被诺贝尔奖的电话叫醒”。

    有熟悉他的同行这样评价他:“他的名字(Goodenough,中文直译为足够好)似乎昭示着他的好运,不管做什么,他总在开始不被人看好,却能笑到最后。”

    
    客服1 客服2 客服3